白砂糖战士♡

集训也在偷偷玩手机。
=茅竹 是金色der
绑文是超阔爱滴荷颜!!!!!!

【雷安】对不起,地狱编制已经满人了

荷颜你是天使!!!!!!!😭😭😭😭
写的太阔爱了吧!!!

荷颜樂色:

·cp雷安


·安迷修生日快乐!!希望有一天你也能够绽放出无比幸福的笑颜呀❤


·试图写了个茅竹的画的配文>/////<把这么好看的画给写成了相声,我真的是??


·安哥生日狮哥吃瘪,我觉得很好


 




———————————————————— 




当雷狮注意到角落里还有位青年正静静坐着等待自己的审判时,已是子时。那时他正伸了个懒腰卷起卷轴,把公文都扒拉到桌子的一角,打算回家睡觉,隔日再来会会新的一批亡人。


 


——只是没想到竟会有漏网之鱼。这样自己今晚估计又要睡不到精致9小时了。雷狮失望地想着,摆摆手招呼那角落里的青年到自己的跟前来。


 


那青年一愣,一脸迷惑地走到雷狮面前:“请问……这里是?”


 


雷狮皱了皱眉。亡灵忘记自己已经逝去,的确不是一件稀奇的事。一般来说,这些人都是遭受意外之祸,还没有反应过来便离世了的。他们大多不肯接受自己死去了的事实,试图跟雷狮讲清道理回到人世去。


 


然而人死不能复生,这是亘古以来不变的道理。雷狮起先出于怜悯,压下性子跟他们讲道理,意在让他们接受现实;然而时间一长,胡搅蛮缠的人变得愈多,雷狮便没了耐心,不由得对方开口,就把生死簿扔到他们面前,指着白字黑字给他们看,这样一来对方只得哑口无言。


 


眼前这亡灵显然是没有发觉自己已经离世,这下事情变得麻烦了许多。费尽口舌解释不一定管用,而要找生死簿又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看来自己的美容觉注定是要泡汤了。


 


“这里是冥府。”雷狮淡淡说道,一边从书堆里翻找着生死簿。


 


“这样啊……”青年低下头看了看自己半透明的手掌,“那,在下果然是已经死了吗?”


 


“‘果然’?”雷狮挑了挑眉,停下动作。“你知道自己要死了?”


 


“我在之前——我在生前试图从疾驶的车前救下一个小女孩。”青年笑笑。“可能是运气不太好吧。”


 


“这样啊。”


 


雷狮对这类老好人的故事向来没有什么兴趣。他舔了舔笔尖,打算例行公事。“你,叫什么名字?”


 


“安迷修。”青年老老实实地回答道,“安心的安,迷人的迷,修养的修。”


 


“哦,安利的安,迷魂的迷,羞耻的羞。”雷狮大笔一挥,在天堂入户申请书上潇洒写下“安迷羞”三字。“虽然接下来的问题没什么意义——生日呢?”


 


“5月13日。”


 


“在生日这天,为了帮助素不相识的人而出了车祸……”雷狮低头写下生日,顺带把死亡日期一齐抄了下来。“这样做,值吗?”


 


“值得。”


 


“下一个问题。你生前的家人有哪些?”


 


雷狮随后补充道:“这是为了以后休假探亲备用的。要是家族庞大,说几个比较亲近的家人就行。”


 


“我想想——粉蔷薇、天堂鸟、桔梗花——还有一盆深红色的狮头石竹。”安迷修有些不好意思地答道,“不过我死了的话,也没人能照料它们了吧。这问果然还是空着好了?”


 


“……好了。”雷狮潦草地把花名按安迷修所说抄了上去,把申请书递给了对方。“接下来你只需要在这个【是否确认申请入户天堂】处勾【是】,然后摁上自己的手印就行了。申请将会在三个工作日内审核完毕,按你生死簿上的功过应该稳进了。这几天你就待在冥府的亡灵歇脚处,等着天堂户口本印出来——”


 


“等一等。”安迷修打断雷狮的话,“在下可以不上天堂吗?”


 


“哈?”


 


“其实我……想下地狱。”


 


 


 


 


当安迷修说出这句话时,雷狮就知道自己的精致睡眠泡汤了。


 


他不知道眼前这个人是不是因为轿车把自己的脑袋给撞坏了才说出这种话。他来这里做判官兼职这么多年,见过不少本该下地狱却死缠着想要上天堂的败类,却还是第一次见自己提出想下地狱的人。


 


这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着汇报上级,少说也有三个小时的冥界会议,加上几个老到话都说不清的大法官你一言我一语讨论新法案的修订,以来解决这突如其来的新状况。雷狮上一次碰到这情况应该是在一两百年以前,那一次他为此牺牲了自己宝贵的睡眠,在旁听席上足足做了五个小时才得以解放——总而言之,这么麻烦的情况他一定要能躲就躲,能把它扼杀在摇篮里就绝不让其多活一秒。


 


“我想,你刚刚一定是记混了才这么说的吧?”雷狮佯装和颜悦色道:“天堂是天上那个,地狱是地底那个。像你这样的‘好人’,应该上天堂才对。”


 


“或许其他人都是这样想的吧。不过……”安迷修挠挠头:“既然天堂上好人那么多,也不缺在下一个吧?倒是地狱——如果地狱只有坏人能下的话,现在地狱里岂不是都是些无恶不作的恶徒了?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去试图感化他们一下也不错。”


 


“感化?”雷狮冷笑一声,“你觉得就凭你,能感化那群无可救药的亡魂?”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呢?”


 


“那还真是不好意思。”雷狮的眼皮已经控制不住地耷拉下来了,他急于摆脱这棘手的事务,便敷衍道。“地狱的编制已经满人了。你要是有耐心,就等五百年后的招新吧。”


 


“那在此期间,在下能在冥府实习吗?”


 


“都依你都依你!”雷狮摆了摆手,“这封申请书你先留着,什么时候想上天堂再交吧。现在本王要去睡了,别再占用我的个人休息时间了!886!”


 


雷狮深吸一口气,将安迷修留在原地,转身走进冥府大门一旁的电梯里,摁下了“-100楼”的按钮。这时他才意识到刚刚说溜了嘴,练习了好久的自称“我”因为激动而又说成了“本王”,不过应该没什么大碍。


 


不管怎么说,雷狮想,那个傻瓜老好人总不会发现我就是地狱之主吧……


 


 


 


 


冥府地下负一百楼,空气急剧升温。


 


这已经是地狱里最凉爽的地方了;除此之外,除了岩浆便是炼狱,连能让人下脚的地方都没有。雷狮一边吹着毫不起作用的幽灵做成的空调边擦着汗,在无法入睡的烦躁中回想着刚刚的亡灵说的话。


 


他做这判官单纯只是为了好玩。在地下待得久了,他也想上冥府看看有什么新鲜事,顺带给身为冥王的他大哥制造点麻烦。这一做便是几百年——他那大哥平时事务繁忙,连视察下属的时间都没有,更别提仅仅是去见个判官了,因此他从未发现自己的弟弟混进公务员队列里并从中作梗。


 


雷狮最近也正觉得判官也做得乏味了,想再去找点乐子。老实说,今天见到这叫作安迷修的亡灵,他对此觉得有趣更甚于厌烦。见惯了那些为了不下地狱而争得面红耳赤的人们,却还是第一次碰到自愿下地狱的,怎么能说没有意思呢?


 


只是他忽然觉得,这人好生面熟,像在哪见过。


 


嘛,管他呢。


 


雷狮胡思乱想一阵,困意上来了,便翻了个身睡去。


 


 


 


 


“Good morning Good morning,现在是冥府时间寅时,安迷修提醒您,该起床啦!”


 


“Good morning Good morning,现在是冥府时间寅时,安迷修提醒您,该起床啦!”


 


雷狮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有关安迷修的噩梦。梦里的安迷修举着大喇叭站在他的床头叫他起床,愣是喊出了立体声的效果。


 


直到他醒来时才发现,这不是梦,原来是真的。


 


“Good morning Good morning,现在是冥府时间寅时,安迷修提醒您——哎呀,您醒啦。”


 


雷狮呆呆地望向安迷修热情洋溢活力四射的面庞。


 


“你知道现在几点吗?”


 


“现在是冥府时间寅时哦,在下刚刚对了门口的钟的!”


 


“你明白就好。晚安。”雷狮把被子裹到头上,努力试图回到刚刚的梦乡中去。


 


“不——行!”安迷修用力拉扯住雷狮的被子。“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你作为地狱之主,更要起到带头作用,做好榜样!怎么能睡懒觉呢!”


 


“你你你怎么知道我是地狱之主的?!”


 


雷狮头一次慌了神。真实身份被安迷修发现了可不是好玩的,他已经料想到接下来的五百年里对方将怎样纠缠自己只为谋求一职了。


 


“上面写的啊。”安迷修无辜地指了指电梯。“【-100楼为地狱之主寝宫,未经允许不得入内】——它是这么说的。”


 


“上面写着‘未经允许不得入内’,本王允许你了么!”


 


“您昨天说的啊,都依我都依我。”


 


“那我就撤回那条消息。”


 


安迷修眨着闪闪发光的眼睛继续说道:“既然您都是地狱之主了,让我下地狱岂不是更加容易了?您就通融一下,让在下——”


 


“我觉得布星。”


 


雷狮裹紧被子翻了个身:“我昨晚已经说过了,地狱里尽是些无可救药的亡魂,就连本王都是个放荡不羁每天只想睡会儿懒觉的人。就算你在我手下干活,估计不出两天也会打退堂鼓的。”


 


“那这样吧。在下去跟冥王大人商量一下,这五百年就先跟您一起,在您手下实习好了。”安迷修说完打算起身,“我想,冥王大人应该是不会拒绝给冥府添个新帮手的建议的。”


 


“???等等,你从哪得出这个结论的???”


 


雷狮顿时没了睡意,“噌”地一下跳了起来,却发现卧室已经是空荡荡的了。


 


 


 


 


都说晚睡有很多坏处,譬如产生黑眼圈,造成内分泌失调,使人头秃之类。不过雷狮现在能想到的最严重的晚睡后果,便是遇见了安迷修这一条。


 


为了不让冥王发现他混迹冥府数百年就是为了在其间捣乱的亲弟弟,雷狮饱含一腔热血一路飞升最终在电梯门口拦下了前去找冥王的安迷修,并用身体遮住了冥府门口的“营业中”招牌。


 


“冥王……今天……正好不在家。”雷狮撒了一个自己都不大相信的谎。“你以后有时间再来找他吧。”


 


“没关系,在下一直很有时间。”安迷修说完安静地坐到了冥府门口。“他大约什么时候回来?”


 


“其实——其实,他不会再回来了。”雷狮说着,狠狠抹了一把泪。“在几十年前的第三次诸神大战中,冥王他英勇牺牲了,只留下身为他三弟的我一人坚强地打理着一时无主的冥府。你不知道,这几十年来,我没命地工作,就是为了忘记他,忘记他已经永远地离开了我的事实……”


 


“真对不起!”安迷修大吃一惊:“没想到还有过这种事情。在下什么也不知道,就随口乱问……”


 


“没关系。都过去了。就算冥王已经不在了,但他无私奉献的精神依旧会在地下继续传承下去。”


 


雷狮说得自己都有点当真,不禁一阵肉麻,赶紧岔开话题道:“所以——现在我就代为行使冥王的权利,让你当我的手下好了。”


 


比起让安迷修无休无止地前来拜访冥王,另一个选择显得更为保险些。


 


更为……保险……吗?


 


 


 


 


“城主,城主,大事不好了啊!!”


 


“没有什么是大事。”雷狮在床上翻了个身。“我的睡眠才是大事。懂?”


 


“新来的亡灵在地狱里到处贴辟邪符咒啊!”


 


“那也别打扰我睡觉。他爱贴什么贴什么,之后撕下来不就完事了。”


 


“地狱兵力死的死伤的伤,现在都快撑不住了!!”


 


“放心,本王今天晚上再在冥府热线上订购一百万个小兵——”


 


“问题是,他现在正在前往您的寝宫的路上,还说要贴驱‘懒’符,让您永远睡不了懒觉!!”


 


“好大的胆子!”


 


雷狮从床上一跃而起,套上衣服就往外边走。


 


“你到底想干什么?!”


 


“干什么?”安迷修举着符咒歪了歪头。


 


“当然是从精神文明建设做起,重新整顿地狱啊。”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人间的文明建设先锋下来了呢。雷狮想。


 


在费尽口舌跟对方解释符咒会杀死地狱里的鬼之后,对方甚至表示自己购买的天堂产符咒只能杀死恶鬼才对……雷狮不明白,地狱里的不是恶鬼难道还能是别的什么吗?


 


他翻了翻卷宗,从中掉出了前几天给安迷修写的天堂入户申请书。


 


“……”


 


要是现在背着他把这申请书交上去的话,或许明天就会有人来接走他了也说不定。


 


「粉蔷薇、天堂鸟、桔梗花——还有一盆深红色的狮头石竹。这就是在下的家人哦。」


 


“……真可笑。”


 


雷狮把申请书往抽屉深处一扔,招手叫下一位亡灵前来接受审判。


 


 


 


 


“呐呐,你听我说。”看到雷狮从电梯里走出来,安迷修兴奋地迎了上去。


 


“我感觉今天那些恶鬼已经有些被我感化了喔。”


 


“是吗?”


 


“他们看到我会让路了,我过马路的时候正在开车的鬼也不会闯红灯了呢!”


 


……这只是单纯被避开了而已吧。


 


雷狮本想这么说,但又怕安迷修受打击后重新搞回“精神文明建设”那一套,就含糊地点点头。


 


“所以明天,我准备继续加油。为了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在地狱里装上空调,造福千家万户——”


 


“你说啥???”


 


“不行吗?”安迷修疑惑地问道。“你房间里不是有好几座空调吗?”


 


 


 


 


等雷狮回过神时,房间里的空调已经被搬走了三台。


 


那一刻,他甚至萌生了搬去冥府住的念头。


 


 


 


 


“城主城主,大事不好了哇!!!”


 


“我说过了,别在我睡觉的时候打扰我……”


 


“地狱的电费爆表了!”


 


“…………”


 


雷狮翻了个身。


 


“……把这部分费用偷偷加到冥府头上好了。”


 


 


 


 


雷狮说过,他不讨厌有趣的东西。


 


在地下的时间太过于漫长,漫长得以至于令人昏昏欲睡。几千年来,雷狮见到的几乎都是同一番光景:恶灵指数倍增长、地狱不断扩建、部下一轮一轮地更替、却尽是些让人记不住的面孔、一日复一日……


 


然而,那个把花当作家人的奇妙少年,却把这里的生活变得有意思了些。


 


不管怎么说,扶着鬼婆过马路、帮恶灵推手推车、给年幼的幽灵讲着道德准则——这些都是雷狮从未见过的景象,他觉得很新鲜,同时又感觉到好笑。他知道安迷修做的都是些无用功,但同时又很期待“感化”后的结果。


 


因为实在是太有趣了,反而不想轻易把对方给放走了。


 


“雷狮,别赖床啦!都六点了!!”安迷修使劲摇着床。


 


……


 


前言撤回。


 


“其实有件事我一直瞒着你。我……我不行了。”雷狮有意要捉弄一下安迷修,便佯装成病重的样子重重咳嗽几下:“我染上了一种很严重的病,现在命不久矣……所以现在本王只想……好好地休息一下……度过这鬼生的最后一程…………”


 


“真的吗!”安迷修着急地说。“在下昨天就听说地狱里有一种名为SB250的病毒肆虐,没想到你竟然也……”


 


“你……微信谣言看多了吧…………”


 


“不会吧。”安迷修沉思片刻。“他们都说这种病毒对傻子的感染能力更强,当时我就担心它会不会感染你……”


 


“你……你还是出去吧……”


 


“那可不行!你都‘命不久矣’了,在下怎么能见死不救!我还是推着你出去透透气吧,这样你心里也会舒坦点。”


 


“???不要啊??!”


 


 


 


 


这天,冥府地下出现了一个独特的景象:前不久刚来的实习生用轮椅推着一脸生无可恋的地狱之主在炼狱里遛弯,模样酷似一对老夫老妻。


 


“城主怎么了?”


 


“听新来的安迷修说,得了重病!活不久了!”


 


“啊??什么病???”


 


“好像叫……SB250病毒…………”


 


“…………那个原来不是谣言吗……”


 


“真惨…………”


 


“安迷修。”雷狮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上天堂。“本王的病已经好了,能不能让本王回去休息?”


 


“这可不行。精神病人还总说自己没有精神病呢。”安迷修把手里的竹签子从滚烫的岩浆上抽回来。“来,刚烤好的面包,要不要吃?”


 


“…………炼狱的岩浆是让你这么用的吗…………”


 


“既然你都要命不久矣了,”安迷修把面包掰成两瓣,把大的那一瓣递给雷狮,“要不干脆就缩短一下在下的试用期呗?”


 


“不要。”


 


“五百年可长了……”安迷修叹了口气。“我听说正式员工都会回家探亲的带薪假。好想回去看看我养的花呀……啊。都说天上一日人间一年,它们会不会早就枯萎了呢。”


 


“不会的。你那些花……我今早叫无常上去搬下来了,省得你天天想往地上跑。还有——”


 


雷狮深吸了一口气。


 


“既然地狱编制已经满人了,那——”


 


 


“要不要作为地狱之主的夫人,继续工作呢?”


 


 


 


有花的地方,才能叫作家呀。


 


 


 


END


 


 


 


安迷修:不要,我不想当寡妇。


 


雷狮:滚。


 


 


 


 



附(花语)


蔷薇:美好的爱情,爱的思念,美德。


天堂鸟:自由、吉祥、幸福快乐。


桔梗:永恒的爱,无悔,无望的爱。


狮头石竹:纯洁的爱。




评论(1)
热度(204)
  1. 白砂糖战士♡荷颜樂色 转载了此文字
    荷颜你是天使!!!!!!!😭😭😭😭写的太阔爱了吧!!!

© 白砂糖战士♡ | Powered by LOFTER